张夊宏和上海,都成了反面 孝夂 材

提要:死亡率是浙江的13倍,为何张文宏负责的上海新冠救治,水平低于全国平均?上海本轮疫情防控为何也成了反面教材?

 

早在2020年3月5日,我们就指出:在全国34个省市中,上海的治愈率排名20,死亡率排名18;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2020年4月9日首轮疫情进入尾声,我们又做了一次排名,上海的新冠救治水平还是中下。

2020年4月9日新冠死亡率排名

2020年4月9日的数据,上海1.3%的死亡率,在全国34个省市区中只排第22位,排名中下。

我们看看排名前列的,并不是西医最强的北京、上海,而是一大批经济落后的中医强省。宁夏、青海、山西,都是西医不发达的穷省,却拿了冠军。再接下来,江苏0死亡,浙江、湖南、江西死亡率0.1%,也都是中医药强省。福建、广东、四川、安徽、广西、内蒙古、山东、吉林、重庆、云南、陕西,死亡率都低于上海。

就江浙沪来说,江苏保持了0死亡,浙江也只死了1人(0.1%),远远低于上海的7人(1.3%)。上海的死亡率是浙江的13倍。

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呢?

原来,2020年新冠疫情之初,作为上海新冠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,张文宏把所有的抗病毒西药在病人身上试了一遍,最后发现全部无效。

“我们是第一支试遍了各种抗病毒药物的医疗队伍,洛匹那韦、利托那韦、阿比多尔、羟基氯喹,比较了各种不同的抗病毒药物,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证明我们可以推荐任何一种。”

“你提到中医药,因为我们同时使用了西药和中药,我只能告诉你,没有观察到中药有明显的副作用。中药的疗效,我认为很难评估。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评估中药的疗效和中西医结合的疗效。”

在智库文章《第1期 西方式思维陷入死胡同:穷兵黩武,亡国之兆;满身抗体,健康之殇》的第03节《西方“新冠特效药”不可能成功》部分我们指出:

“要知道,新冠病人的死亡,并不是死于新冠病毒本事,而是最终死于并发症:缺氧、脓毒血症、多器官衰竭、休克等等,这些并不是杀死新冠病毒就能解决的。”

 

尤其对于重症病人,他们的生命已经非常脆弱了,这时候决不能再用毒副作用大的西药去杀病毒,否则病毒没死,人先被毒死了。

 

事实上,是中医药救了张文宏,把上海的死亡率大幅下降至零。张文宏却说:“我只能告诉你,没有观察到中药有明显的副作用。中药的疗效,我认为很难评估。”。

 

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题。1、所有的西药无效。2、西药加中药把病人治好了。那么,结论是中药起作用了,还是中药疗效很难评估?参见:中国治疗新冠几乎零死亡,让西方医药利益集团夜不能寐

 

网红专家对得起自己的中西医结合硕士文凭吗?


张文宏中西医结合硕士论文,题目为:《活血、健脾、补肾三组中药对病证结合血瘀证动物模型的作用观察》。大家认为其含金量如何?

我们来看看中医药如何挽救了张文宏:

张炜: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呼吸科主任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专家组成员,上海医疗队队长、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成员、上海市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专家组成员、上海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科技攻关工作组成员。

“有一个患者肝功能不好,进来时候五六十,逐渐到一百二,这个时候到底是病毒还是药物等等(引起的),那么西医啊你知道张文宏教授啊,这是肝病的非常知名的老大,这个时候,也捉襟见肘。”

 

“这个时候石克华教授(上海市中医医院呼吸科主任)就说我们中医来,我们中医来保肝祛邪。好,西医全部停下来,所有的抗病毒要药什么都停下来,就喝中药汤剂。两副,肝功能恢复到正常;四副,病毒也转阴。这个让他们非常惊讶,这个也是后面我们写到了我们的上海共识里面的,这些是西医大夫非常认可的。”

 

“那么还有包括,我们的一些舌苔。前两天我也转过一个病人的舌苔,今天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也在给我们的西医的同道看一个舌苔。有一个病人舌苔呃,已经是危重症了,在重症监护室里面的,这个病人的呼吸器脱不了,我接手的时候已经是呼吸机用了40多天了。当时有急凶有肺纤维化,舌苔黄腻。那个黄腻啊,上面像厚腻一样的,普通的温病,普通的消化道的传染病,看不到这种的黄腻苔。”

 

“那么这个患者通过中医的中药,两天以后舌苔退一退,两天以后舌苔退一退。随着他的退,我们看到了他的眼神啊,我们说望诊,看到他的眼神,西医大夫也说有生机了,看到了他的生机了。的确,现在这个患者已经回去了,已经出院回去了。一个几乎走到边缘的、已经到濒危的这样一个病例,那么通过中医中药,我们逐渐看到生机,最终转危为安。

中国战胜新冠疫情靠两条:

  • 一个是隔离防疫,依靠的是政府的治理能力和全民动员能力;
  • 一个是疾病治疗,依靠的是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。

依靠“隔离防疫”和“中西医结合治疗”双管齐下,中国三个月就在大陆全歼了新冠病毒,既没有用什么疫苗,也没有用什么西方特效药。

疫情初期武汉新冠病人死亡率较高,但是随着中医药的全面参与,死亡率下降至几乎为零。从2020年5月17日至今,中国大陆新冠病人只死亡4例。参见:中国治疗新冠几乎零死亡,让西方医药利益集团夜不能寐

大家也可以看到,自中医药全面参与之后,上海的死亡人数定格在2020年4月9日的7人,此后再无一人死亡。而江苏至今也仍然是0死亡,浙江也仍然只有1人死亡。

然而,看看网红专家疫情发生以来的言论,他不提中医药的贡献,他的中心思想一直是:西方人的群体免疫才是最终方法,靠疫苗和西方特效药降低死亡率之后,就可以开放。

在全国录播的《人文与医学》课堂上,他对学生说:“什么五千年文明啦,这都瞎扯”

在课堂上传播历史虚无主义,是公知的标配

就在这同一堂课上,他盛赞美国,为霍普金斯自豪:



这是霍普金斯大学,美国的Johns Hopkins,所以这里是Johns Hopkins的public health school,公共卫生学院。现在全世界number one的公共卫生学院……所以我也觉得很自豪,这就是我,所以我在那里访问的时候,我就在那里偷偷的拍了张片,拍了张照片,我觉得’人类’是挺自豪的。”

他蛮横的说,不管你同意不同意,西方国家就是比我们发达;美国的体制很容易应对新冠疫情;美国新冠死亡几十万人不影响平均寿命……

他宣称,你家里再干净,也得把门打开对世界开放。

2021年7月18日,不顾后果的开放言论

2021年7月29日凌晨,正值南京疫情关键时刻,张文宏却半夜发文宣称要“达到与病毒的和谐共处”。参见:全国誓师抗疫之时,重温高强驳斥网红专家“与病毒共存”的重大意义

2021年12月12日,张文宏称赞疫情爆发的新加坡实现了“动态开放”,可与“动态清零”媲美

新加坡优秀吗?568万人的新加坡,自2021年8月执行全民注射疫苗然后开放的“与病毒共存”政策之后,至今新冠死亡1200多人,相当于14亿人死亡30万人。

特别是本轮疫情以来,网红专家对上海因为管理不善,造成多条隐匿的传播链在社会扩散的事实视而不见,一直强调要向“完全开放”突破,助长了上海防控麻痹大意的思想。

 

2022年3月25日,上海的疫情明明还在暴涨,张文宏仍然信心满满的称上海的“滚动筛查”已经控制了疫情传播的趋势。参见:上海疫情藏雷,感染持续暴涨却还自吹自擂;以及:一天新增感染5个500人方舱都装不下,上海别再吹牛了

2022年3月28日的上海新闻发布会上,市卫健委主任邬惊雷突然多了一个新头衔:医疗救治组组长。

邬惊雷担任救治组组长后的第一个变化,就是上海中医立即出现在了新闻发布会上。

而上海前段时间的疫情防控,终于也成了反面教材。

 

3月31日,上海举行疫情防控工作发布会,上海市委副秘书长、市政府秘书长马春雷:面对传染性、隐匿性极强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,我们的认识不足;针对感染者大幅增长的情况,我们的准备也不够充分;同时,一些防控措施执行不到位、落实不到位,有的封控地区群众生活保障不够周到。我们诚恳接受大家的批评,正在努力改进。

上海的疫情防控,终于回到了正轨。(来源:大道宇宙)

评论 0

置顶文章